2014年3月19日 星期三

因為他們從來就不知道....這是錯的.....

首先一開始,先跟大家分享一篇好文章~~
專家評析:台灣民主真的失靈了

內容主要就是提及台灣目前的政治現況與困境,內容深刻值得一讀。不過看完之後,我想我可以來補充一下台灣民主之所以會失靈的歷史脈絡。

在論及這個問題之前,我想我們得先來理解一下中國黨黨徒與其支持者是如何理解民主法制這件事的。因為這也就是為何中國黨會在立院中無視民主程序與法制,強行的認定送進立院的服貿協議已然審議完成,並致使以學生成員為主的台灣民眾攻進立院的主要原因。

很多人可能並不知道,中國黨黨徒與其支持者心中所以為的民主,其實有著迥異於世界上多數學理定義的獨特樣貌。若問他們什麼叫民主,他們可能會說,「選賢與能」、「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PS.有相當數量的人可能會直接忘了還有後面一個,然後沒忘的那些人就會認為自己算是比較有民主概念,也比較開明進步的)。

但事實上,他們對於民主制度的想法其實是....「只要給我選上了,那在任期中我就高興怎樣就怎樣」,說穿了就是中國傳統的「成王敗寇」觀。在他們以為民主制度之所以比過去文明,僅僅只是因為用不流血的投票取代了中國傳統血流成河式的朝代興替,因為不用死那麼多人了,所以比較文明那樣。

也就是說一直以來阿告及中國黨黨徒與其支持者,都以為自己選的是皇帝,只是這個大位的名稱現在改叫總統罷了~也因此在執政過程中,他們一直覺得民進黨跟許多反對中國黨獨裁行為的民眾很煩,在他們以為現在是我們選上了啊~那我在任期中本來就有權決定所有的事啊~像皇帝一樣。你們選輸的就該乖乖臣服在我的腳下,對我的每個決定大喊聖上英明才是,怎麼會出來反對我咧~如果真的不滿意的話,下次你有本事一點,選贏了不就是了嗎~

這樣大家明白了嗎?台灣民主之所以失靈的主因,就是有相當數量的台灣民眾其實一直過的都是獨裁帝制的日子,而不是民主的生活。

台灣推行民主也有相當時日了,擁有正確民主觀念的台灣民眾也持續的在增加當中。但是不得不說的是,現今台灣民主制度的建立其實是在很短的時間內發生的,主要的推力除了當時泛非中國黨系的在野政治勢力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人物,那就是當時中國黨的黨主席李登輝先生。

李登輝當時推動的雖然是真正的民主改革,但是遺憾的是,因為中國黨本身並非真正的民主政黨,所以他推動民主改革的總總作為,在中國黨黨徒的理解中,也僅僅是一種集權帝王不可被違逆的旨意,而與民主無關。民主,從來就沒有中國黨黨內發生過,也因此他們才能快速的接受阿告在任內總總的獨裁行為,並同時回頭怨恨已經離去的李登輝,因為只有在李登輝不再是屬於他們的獨裁帝王時,他們才敢批評李登輝,因為他褻瀆了中國黨徒心中神聖的帝王體制。

不過民主這種東西就是這樣,不去實際體驗與執行,民眾永遠不知在這樣的體制之中,我們該如何行動,這個體制又該如何的運作。

今天因為學生攻進立院的事,讓我們看到了許多中國黨黨徒及其支持的真面目....
是否挺學生翹課抗議 教授兩樣情

「相反的,臺北市立大學歷史與地理學系主任秦照芬則在臉書說,「有修我的課程的同學,如果您剛好在佔領立法院,請先抽空回來上課,今天我要點名。」。她並「敬告佔據立法院的同學及民眾們,您們不能代表我,所以請不要再抬出『全民』二個字。」」

例如這個秦照芬就是個很好的例子,我想她並不知道,所謂的民主就指一群擁有獨立意識的個體依自身的意願聯合在一起,他們一同決定許多事,一同做許多事,也一同承擔事後的結果。例如雖然台灣選出了阿告這個水母,我們這些沒投給水母的每次看到他種種獨裁惡行時都恨的牙癢癢的,但是我們還是努力和所有成員,包括投給他和沒投給他的,一同承擔這個惡果。我們批評他,我們阻止他,我們攻進立法院,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知道這是我們身為一個民主社會公民應有的承擔。

而我想告訴這位秦照芬的是,民主體制可不是那種可以讓妳只挑好的要,不好的就可以通通推給別人的東西。妳說別人不能代表妳,但我想說的是,像妳這種依附在民主制度中生活,卻只想享受權利吝於承擔與付出的貨色,根本不配讓我們代表妳。

而中國黨之所以會在立院中無視民主程序與法制,強行的認定送進立院的服貿協議已然審議完成,秦照芬之所以會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不該被代表,就是因為他們雖然依附在民主體制下生活,但一直過的都是獨裁帝制的日子,就是因為他們從來就不知道....這是錯的....。

也因此公開且明白的指出他們的錯誤,並加以昭示好讓所有台灣社會成員對於民主制度有更清楚且正確的認知,就是我們身為台灣社會民主公民應有的承擔了。

相同的,也正因為懂得承擔,所以那群以學生成員為主的台灣民眾們,代表我們所有人,攻進了立法院。